私家侦探

怎么可能再像母亲说的那样去拖累姐姐

西安侦探怎么可能再像母亲说的那样去拖累姐姐呢, 我叫穆华,我今天想谈一谈的是我的家庭,是我的姐姐为我和为我们这个家所付出的一切。从我记事起,我就只有妈妈和姐姐,我爸爸长什么样我一点印象都没有。爸爸走得早,家庭的重担都落在母亲身上。母亲是个很要强的人,坚持独自抚养我们姐弟俩,别人劝她改嫁她每次都坚定拒绝。姐姐大我6岁,因为没有爸爸的缘故,姐姐过早开始承担家庭责任,每日洗衣做饭照顾我都成为了姐姐的责任,姐姐是母亲最得力的帮手。

我九岁那年,姐姐辍学离家了,是跟着村里的人出去打工了,母亲说家里没钱,需要人出去挣钱,需要有人供我念书我知道姐姐成绩一直都是班里第一,可她还是听母亲的话辍学了,那时我很不理解也很为姐姐难过,但我无能为力。

姐姐出去以后,家里的经济条件好了很多,每个月姐姐都往家里寄两千多块钱。直到我上大学也还是姐姐每个月给我寄一千五的生活费,姐姐从来没有抱怨过,反而总是让我别省钱,花了她又给我寄。为了供我,姐姐一直没有嫁人,等我大学毕业,姐姐已经28岁了,成为了大龄剩女。

终于在我毕业以后,姐姐开始相亲了,但因为年纪大的缘故,总是找不到好人家。最后姐姐嫁给了邻村的姐夫,姐夫家里条件很不好,姐姐也没过上好日子,好在姐夫对姐姐还不错。我毕业以后在城里工作,能够解决自己的生活了,但想要在城里买房买车结婚那还是天方夜谭。为此我母亲没少着急,没少打姐姐的注意,但姐姐本身就过得艰难,都是为了我的缘故,我怎好意思再连累姐姐,所以每次都说了母亲。

去年姐姐家碰着好运气了,遇到了拆迁,赔了三套房子,土地也赔了好些钱,我真心为姐姐感到高兴,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姐姐的善良感动上天了,上天是不会让她过苦日子的。我母亲见姐姐日子好起来了以后,开始打姐姐的注意,总是对我说:

儿子,你姐家拆迁赔了三套房,妈给你要一套去妈,你真是糊涂,我姐为了我打了十三年工,她已经吃尽哭头了,现在好不容易过上好日子,我为她高兴还来不及,怎么还能再连累她儿子,你说的什么傻话,你姐她也是我养大的,她为你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妈,你这是真糊涂,反正我不管你怎么想,我没有能力帮助姐姐我已经很惭愧了,你还让我拖累她我是万万不肯的,你要是再提这事我就不理你了从小成为姐姐的拖累,长大又没能力报答姐姐,我心里已是愧疚万分,怎么可能再像母亲说的那样去拖累姐姐呢?我只盼望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总有一天我也能对姐姐有所回报。

现实生活中有很多樊胜美,在重男轻女的家庭环境中,被父母以爱、以孝顺的名义要挟着为原生家庭的弟弟付出,可能这样的父母我们无法选择,我们只愿这样的家庭不要出樊胜美似的只知道好吃懒做、无所事事还啃老的哥哥或弟弟,那样樊胜美就还有一条生路。

穆华,很高兴看到你母亲虽然重男轻女,但你却不是那种依赖母亲依赖姐姐的人,你很好,很有自己的主见,对姐姐也是充满爱的,也是渴望能够有朝一日报答姐姐的恩情的,的确,你姐姐为你付出了太多,你应该有这样的感恩之心的,对你母亲的做法你也坚决不认可,这很好,希望你和你姐姐都会越来越好。